首页 > 点评分享

赵师秀约客(赵师秀《约客》赏析)

赵师秀约客(赵师秀《约客》赏析)

赵师秀《约客》赏析


《约客》

宋 赵师秀

黄梅时节家家雨,

青草池塘处处蛙。

有约不来过夜半,

闲敲棋子落灯花。

“闲敲棋子落灯花”,一个“敲”一个“落”,呼应地那么巧。开首一句“黄梅时节家家雨”,便点出了时间、地点,时间是6、7月份,地点在江南一带,正是江南多雨季节。蛙声阵阵,所以是夜晚,而且居住于乡下,四周安静。诗人等着朋友如约前来,左等右等,朋友还不来,已经过了夜半了。百无聊赖之际,便自娱自乐,一个人摆棋谱玩。我觉得那种意境之下,一定摆的是围棋,黑白分明,玄机无限。围棋最为适合一人博弈。“有约不来过夜半,闲敲棋子落灯花”与“兴之所至,兴尽而返”有异曲同工之妙,朋友来与不来,与我乐与不乐,其实没有因果关系

宋·赵师秀《约客》是什么意思?


黄梅时节,家家户户都被裹在蒙蒙雨雾中,长满青草的池塘一带,到处是一片蛙声。夜已过半,(诗人)约好的客人还不见到来,只得对着棋盘独自推敲,不知不觉间灯花都落了。

约客和赵师秀的简介


赵师秀(1170-1220), 字紫芝, 又字灵秀, 亦称灵芝, 号天乐, 永嘉人, 宋宗室, 登光宗绍熙元年(1190)进士第, 曾在上元、搞州等地任属吏, 并不得志, 发为感叹:“自为贫篓驱, 十年九离索”, 晚年寓居钱塘, “有终焉之志”. 赵师秀诗, 有人评为“四灵”之首. “四灵, 倡唐诗者也; 就而求其工者, 赵紫艺也.”(纪昀《四库全书简明目录》) 集名《清苑斋诗集》. “四灵”为诗, 宗贾岛、姚合, 刻意苦吟, 注重锻字炼句, 诗风简约清逸, “贵精不求多, 得意不恋事”为作诗依归, 用以反对风行一时之江西诗派晦涩拗换诗风. “初, 唐诗废久. 君(徐玑)与其友徐照、翁卷、赵师秀议曰:‘昔人以浮声切响单字只句计巧拙, 盖风骚之至精也. 近世乃连篇累牍汗漫而无禁, 岂能名家哉!’四人之语遂极其工, 而唐诗由此复行矣!”(吴之振《苇碧轩集钞序》)

约客?赵师秀的主要内容


约客

《约客》

宋●赵师秀

黄梅时节家家雨,

青草池塘处处蛙。

有约不来过夜半,

闲敲棋子落灯花。

【诗歌注释】

①约客:约请客人来相会。

②黄梅时节:农历四、五月间,江南梅子黄了,熟了,大都是阴雨连连的时候,所以称“黄梅时节”为江南雨季。

③家家雨:家家户户都赶上下雨。形容雨水多,到处都有。

④处处蛙:到处是蛙跳蛙鸣。

⑤有约:即邀约友人。

⑥落灯花:旧时以油灯照明,灯心烧残,落下来时好像一朵闪亮的小花。

【作者小传】

赵师秀(1170——1219),宋代诗人,字紫芝,号灵秀,又号天乐,永嘉(今浙江温州)人,他同徐照、徐玑和翁卷并称“永嘉四灵”,人称“鬼才”。有《赵师秀集》二卷、《天乐堂集》一卷,已佚。仅有《清苑斋集》传世。

【诗文大意】

梅子黄时,家家户户都笼罩在烟雨之中。

远远近近那长满青草的池塘里,传出蛙声阵阵。

已约请好的客人说来却还没有来,时间一晃就过了午夜。

我手拿棋子轻轻地敲击着桌面,等着客人,只看到灯花隔一会儿就落下一朵……

【诗文欣赏】

前二句交待了当时的环境和时令。“黄梅”、“雨”、“池塘”、“蛙声”,写出了江南梅雨季节的夏夜之景:雨声不断,蛙声一片。读来使人如身临其境,仿佛细雨就在身边飘,蛙声就在身边叫。这看似表现得很“热闹”的环境,实际上诗人要反衬出它的“寂静”。

后二句点出了人物和事情。主人耐心地而又有几分焦急地等着,没事可干,“闲敲”棋子,静静地看着闪闪的灯花。第三句“有约不来过夜半”,用“有约”点出了诗人曾“约客”来访,“过夜半”说明了等待时间之久,本来期待的是约客的叩门声,但听到的却只是一阵阵的雨声和蛙声,比照之下更显示出作者焦躁的心情。第四句“闲敲棋子”是一个细节描写,诗人约客久候不到,灯芯很长,诗人百无聊赖之际,下意识地将黑白棋子在棋盘上轻轻敲打,而笃笃的敲棋声又将灯花都震落了。这种姿态貌似闲逸,其实反映出诗人内心的焦躁。

全诗通过对撩人思绪的环境及“闲敲棋子”这一细节动作的渲染,既写了诗人雨夜候客来访的情景,也写出约客未至的一种怅惘的心情,可谓形神兼备。全诗生活气息较浓,又摆脱了雕琢之习,清丽可诵。

【创新研读】

《约客》这首诗究竟营造了一个什么样的意境,又表达了诗人什么样的心情呢?且看——江南的夏夜,梅雨纷飞,蛙声齐鸣,诗人约了友人来下棋,然而,时过夜半,约客未至,诗人闲敲棋子,静静等候……此时,诗人的心情如何呢?我看主要不是或根本就没有什么焦躁和烦闷的情绪,而更可能是一种闲逸、散淡和恬然自适的心境。也许曾有那么一会儿焦躁过(这种焦躁情绪怎么会持续到“过夜半”呢?),但现在,诗人被眼前江南夏夜之情之景感染了:多情的梅雨,欢快的哇鸣,闪烁的灯火,清脆的棋子敲击声……这是一幅既热闹又冷清、既凝重又飘逸的画面。也许诗人已经忘了他是在等友人,而完全沉浸到内心的激荡和静谧中。应该感谢友人的失约,让诗人享受到了这样一个独处的美妙的不眠之夜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发布者:实习编辑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zijia114.com/dianping/7751.html

关注微信